首页 > 宠物资讯 > 文章

[公告]朋友们注意了成都五一汉服活动正式召集帖(贴图)

2019-06-10 来源:本站

[公告]朋友们注意了成都五一汉服活动正式召集帖(贴图)

  复兴汉服,就要复兴汉服所承载的“华夏精神”    在汉服的复兴的今天,很多人都对汉服复兴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热爱汉服的人,大多数人不仅希望能够从美学的角度来复兴汉服,更希望能以汉服为载体复兴中华传统礼仪、舞乐书画、诗词文学等等一系列传统文化艺术。

《汉服复兴、礼仪并重》应是较为经典的理论之一。

但是,就汉服而言,仅仅并重礼仪与文学艺术,还远远不够,实际上,礼仪,文学、艺术之类,都只是华夏文化的表观形式。 弘扬汉服,更应弘扬汉族服饰所承载的华夏传统道德理念和价值观念,或者说是华夏文化精神的内核。 离开民族精神,表观形式一切都是空谈。     从汉族衣冠,看华夏(汉)民族文化精神所在    若论及民族衣冠,只怕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比汉族更悲哀的了。     (一) 汉民族最重视自己的衣冠,她是华夏民族自信与认同的标志。     民族服饰是民族文化的视觉表现之一。

古代汉族的科技水平、文化礼仪、物质财富等等都远远优于周边民族,在其服饰自然也有所表现,汉族服饰较之周边部落,美而丰富,并且有礼仪文化作为依托,所以更加深遂,华夏(汉)族人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春秋左传正义》云:“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华夏谓中国。

”这一“美”、一“大”两字,充分表现出“华夏”人对自己民族服饰、礼仪文化的自信。 其实,古汉人将衣冠视为民族礼仪文化的承载,认为“定礼之大莫要于衣冠。

”将“弃华服以就胡”看成是道统沦丧的表现。 所以,”华夏”的”夏”字,即是“礼仪之大”的表述,同时也是对“衣冠文化深远”的进一步阐述。

    可以说,汉族的族称、源于汉族服饰“华夏”二字,本身就带着汉族与生俱来的自信;可以体会,而当古汉人说出“冕服采章,对被发左衽,为有光华也。 ”这句话时,又是怎样的骄傲!    有此自信,所以汉族人就把华(汉)服看作是本民族区别于周边部落的突出标志,所以华服就有了“齐民心,别夷狄”的作用,而“被发左衽”则被看成是亡国的标志。

    可以肯定,最迟在周代,华(汉)服,就已成了华夏人民自尊、自信与相互认同的标志。

    一个心理健康的人需要自信和自我认同,民族也是一样,只有自信和自我认同的民族才有凝聚力,才能健康快速的发展。 而汉室衣冠,正承载了华夏民族自信与认同。

    华夏精神:自信与认同    (二)在面对异族的易服暴政时,汉族人民保卫自己衣冠文化的英勇行为,实际就是在维护自己民族尊严,是民族气节的体现。

    也许就是因为汉族人太过看重自己的衣冠,以至遭人妒恨在所难免。 历史上,每当汉族处于低谷时,汉服就常常沦为异族奴役汉族时的毁灭对象,一再上演被迫易服的惨剧,历史上的每一次对华夏衣冠的摧残,都伴随着侵略者狂暴嚣张的暴力胁迫和血流成河。

    盛唐时期,吐番人就曾令其统治下的汉人“左衽而服、辫发纹身”。 宋时,金人天会间下令削发,“不如金人式者死。

”蒙元时,蒙古人明令禁止过华夏衣冠;而在明未清初,最震憾中国大事非剃发易服莫属,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对汉族服饰的摧残最坚决最彻底的一次。     ----“剃发、改装是新朝第一严令,通行天下,法在必行者,不论绅士军民人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南山可移,此令不可动!”    ----“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 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戮。 ”    然而,易服严旨和武力威胁,换来的不是华夏人民的畏惧,而是顽强的反抗斗争。     知真定李邈等坚决不从金人“削发”令,反抗而死。

      汉族对剃发易服暴政的反抗,不仅是为了保存自己的风俗,更是为了维护本民族的尊严。     华夏--汉民族不是一个愚讷保守的民族,而是善于吸收他人长处的民族。 自古至今,汉族常常借鉴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来充实、发展自己,对于衣冠也是如此,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就是最好的一例。 (注:胡服是指借鉴了胡人服饰中窄袖的特点,而当时,胡汉服饰的主要区别是左、右衽,而赵武灵王所着之服仍是右衽,是典型的汉服)    学习借鉴外来优秀文化是华夏民族包容与自信的表现,然而被人胁迫而放弃本民族服饰却是奇耻大辱。 民族的尊严,是这个民族强大凝集力的核心,更是促使其生存发展壮大的重要因素。 对于一个民族,连穿什么衣服都不能自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外族统治者要把汉族人民的民族尊严和民族感情踩在脚下,以暴力变我风俗习惯,毁我文化传统,是可忍孰不可忍,必然遭到华夏民族的强烈反抗,在“华人髡为夷,苟活不如死!(顾炎武《断发》诗)”的气节感召下,华夏人民的反抗悲歌感天动地。

    以清初的江阴为例:江阴人民壮烈的据城抗清就是在清朝委派的知县宣布剃发之后,相率“拜且哭曰:头可断,发不可剃”的情况下爆发的。

从闰六月初一到八月中秋两个多月期间,清军对江阴屡攻不下,丧亡“三位王爷和十八员大将”,而江阴城中粮食眼看就要告罄,但战士们却士气越发的激昂,高唱着“江阴人打仗八十日,宁死不投降”的雄壮军歌。

清军又调来西洋大炮轰城,八月二十日,江阴城被清军攻破。 清军攻进江阴后,十分痛恨江阴人民的顽强抵抗,就下令屠城,“满城屠净,然后封刀”。 全城人民“咸以先死为幸,无一人顺从者。 ”大砍大杀了三天,被屠杀者达万人,未死的老小仅有53人。 江阴这小小的城池,抵抗清兵达80多天之久,打败了清军二三十万的大军,杀死了七万五千多清兵,使满清侵略者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中国通史》,丁文主编)。 同样,在嘉定三次屠城后,当满清统治者“如愿以偿”的将“削发令已行”的旗幡插上城头的时候,满城已是白骨累累,史载:在满清的三次屠城中,嘉定城内民众无一投降者。

    这时的华夏衣冠,对于汉族人而言,何止是一种服饰,她实际已经成了民族尊严的象征,坚持华夏衣冠,正是民族气节的体现。

    ----华夏精神:尊严与气节  。